秦夫人

姀锡

首页 >> 秦夫人 >> 秦夫人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盛世医香 重生之将门嫡女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 弃妇归来(重生) 医手遮天,傻妃狠绝色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女扮男装:公子倾城 大唐探幽录 农绣
秦夫人 姀锡 - 秦夫人全文阅读 - 秦夫人txt下载 - 秦夫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大结局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在场的均是三品以上官员家眷, 有半数是曾在往来府宴上瞧见过的, 虽兴许有些并未深交, 到底混了个眼熟, 另有半数, 彼此闻过其人, 未见其人。

秦玉楼施施然的走在戚修身侧, 一步一伐,仿若丈量,面上始终挂着端庄得体的笑意, 偶尔瞧到坐席上相熟之人,只见微微浅笑,缓缓颔首算作招呼, 因她身段、容貌出众, 众人扭头间,目光第一眼悉数皆落到了她的身上, 纷纷为之惊艳。

戚修官位虽为三品, 在一众权贵中并不拔尖, 但戚家有爵位在身, 且建国的封号乃大俞第一封号, 故坐席排在了靠前的位置。

戚修侧眼瞧了瞧秦玉楼,见她此刻一改在马车上的紧张忧虑, 反倒是异常镇定自若,心中略微安心, 随即向她伸手, 秦玉楼自然而然的将手轻轻的搭在他的掌心,由他扶着入席就座。

众人瞧着这戚家世子冷面冰霜,但举止却细致入微,小两口抬手举止间仿若透着股子刚成亲时才有的亲昵,不由为之钦羡。

也是,对着此等绝色佳人,如何能不宠之爱之。

容貌,对于身份卑微低下之人而言,是福是祸尚且不一定,但当你功成名就,地位到达一定高度时,绝对会是锦上添花的利器。

席位前排坐着几位王爷郡王,接着便是有爵位在身的公、候、伯爵及相门权臣,因圣上还未曾出席,席间诸位大臣们相继举杯畅饮,畅所欲言,直至不久,有宦官高呼:“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驾到——”

众人纷纷起身,跪拜相迎。

“平身——”

一道略微威严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声音显得有些年轻,略带低沉,自带威仪。

秦玉楼不敢随意张望,直到起身后,听到前头圣驾上传来略带笑意的天子发话“今日乃上元节,能够与列位一道赏宴,朕为之欣慰”,又发话令大伙儿今日好生过节,不必拘谨云云,听着是个和颜悦色的主君。

天子发表完讲话,下头便有王爷、相爷、还有几位年迈权臣附庸,说了些长篇大论的节日祝贺,天子龙颜大悦,举起了手中的九尊凤鸟纹爵,道:“好,朕甚为欣慰。”

众人见圣上举杯,纷纷起身齐齐共饮。

借着饮酒的空挡,秦玉楼飞快的抬眼往上头瞧了一眼,只见上首端坐着一皇两后,容貌未敢细瞧,正中央坐着乃是一位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约莫三十上下,唇上蓄着短须,尽管面上透着淡笑,只那浑身威严,依然令人不敢直视。

一左一右分明端坐着一位五十上下的尊贵妇人,及一位二十几许的美貌贵妇,纷纷着正装,一身明黄与大红,一眼望去,只瞧见那头上金灿灿的仪仗恍得吓人,令人压根不敢正视。

龙凤威仪,果然震撼人心。

本以为气氛会比较拘谨凝重,却未想宴会竟然十分热闹,瞧着往日那一个个位高权重的老头子,私底下说起话来倒是好生有趣,即便是过节助兴也好是一通唇枪舌战,说得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不由想起了以前缠着戚修给她说说朝堂趣事,岂料戚修蹙着眉道“几个迂腐的老头子说些个迂腐无用的话,哪里得趣”,秦玉楼思及至此,嘴角不由扬起了几分笑意,恰逢戚修扭头瞧她看了过来。

戚修偷偷在底下捏了捏她的手,秦玉楼伸手挠他的掌心。

戚修心里发痒,轻轻的咳了一声,一把紧紧抓住她乱动的手,让她无法动弹。

上头陛下正要宣七岁的太子前来背诵节日祝词,小太子人还不齐腰高,但那举止间的做派颇有几分圣上的风范,一张一池间至尊至贵,一眼便知非池中物。

小太子背诵完后,殿中奏乐,歌姬上场伴舞,两旁女官陆陆续续将宫膳呈上来,就着美轮美奂的音律,美酒当前,美食当道,君臣同乐,底下敬酒、敬酒词从未停歇过,诺大的宫殿里从未冷过场。

秦玉楼也难免随着饮了两杯酒,戚修怕她酒力上头,便用小刀往盘子上的羊腿上切了两小块羊肉放到了她的碟子里,秦玉楼顿时大为感动。

戚家的位置略微靠前,又尚且坐在第一排,一举手一抬足间都格外引人瞩目,当那兹兹冒着油光的塞外烤羊腿方一呈上来时,她的口水便已在喉咙里直打转了,可因时时刻刻得秉持着端庄、典雅的风范,秦玉楼只得瞧在了眼里,叹息在心头。

还是夫君有眼力劲儿。

秦玉楼冲他使了个赞赏的小眼神,美滋滋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开始享用了起来。

戚修见状微微勾唇。

恰逢此时殿中一舞完毕,众人纷纷鼓掌大赞。

许是气氛甚好,圣上龙颜大悦,难得大赞,下令派了赏,歌姬退下后,上首九五至尊视线一转,目光便正确无误的落到了下首亲昵投食与喂食的夫妻二人身上,皇上先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咳了一声,意味深长的笑着道:“戚爱卿与戚夫人倒是伉俪情深”

一时,将所有的目光悉数吸引了过来,纷纷露出戏谑之色。

被陛下打趣,秦玉楼面带报赦,只镇定自若的垂眼做羞涩状,戚修倒是一脸若无其事。

皇上目光在她面上停顿了一阵,似有些惊艳,过了片刻似觉得有些不妥,方咳了一声转而投向戚修面带关切的问着:“戚爱卿的伤势可有痊愈?”

戚修忙拱手恭敬回道:“多谢陛下关心,已然痊愈!”

皇上轻轻颔首,似还要再打趣两句,一旁的皇后忽而轻笑道:“这位便是戚夫人罢,都说是个难得的美人,今儿个一瞧,果然是个俊俏的,戚将军好福气”

皇后远远地抬眼将秦玉楼瞧了又瞧,忽而又转首瞧了另外一侧的太后一眼。

只见太后正一脸和蔼的看向秦玉楼,听到皇后这般说来,便笑着道:“来,孩子,站起来,让哀家好生瞧瞧——”

秦玉楼闻言有些诧异,抬眼瞧了戚修一眼,见戚修冲她轻轻颔首,便伸着双手轻轻的敛起双侧裙摆缓缓起身,脚步微移,缓缓挪出座席,向前迈出两步,施施然立在席位前的殿堂上,行动间,姿态如扶风摆柳,身上一应佩饰却纹丝不动,端得一派绝佳风华,低眉赦目间,只远远地朝着上首行礼道:“臣妇拜见太后,太后娘娘千岁”

顿了顿,又一施礼,“叩见陛下,拜见皇后娘娘——”

太后反复打量着秦玉楼,见她举止进退适谊,姿态端庄优美,不由赞着:“嗯,不错,到底是打建国侯府出来的,瞧着大方得体——”

想到那建国侯府,神色似有几分落寞,顿了顿,方忍不住问着:“老夫人身子可还硬朗?”

秦玉楼心中有几分拘谨,面上却噙着笑大方一一回道:“回太后,祖母身子还算硬朗,此番临行前,祖母她老人家反复叮嘱臣妇,让臣妇务必给太后问声好”

太后闻言似乎十分高兴,只片刻后,神色变得有几许涣散,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中,变得有几分复杂及低落,良久,只轻叹了一声,喃喃道了句:“一晃眼,都只剩下一把老骨头咯

一旁七岁的小太子立马嘴甜道:“皇祖母鹤发童颜,长乐永岁,哪里就老了”

太后听后,一改先前落寞,一把将小太子搂在了怀里,指着他笑骂道:“还是笙儿甚得哀家心意,比起你父皇可要嘴甜多了——”

皇上皇后见状,纷纷露出笑颜,底下一众大臣女眷亦是面露笑意。

“对了,母后,您不是时常叨唠着想要瞧一瞧传闻中的三胎儿吗”皇后笑着转而看向底下的秦玉楼。

太后闻言顿时来了兴致,笑容满面的看向秦玉楼,道:“几个孩子也领来了么,好,好,哀家倒是要瞧瞧这传闻中的三胎儿是个什么模样的?”

秦玉楼只有些受宠若惊,忙福了福身子回道:“回太后,回皇后娘娘,未免惊扰了宴会,几个小的被安置在了偏殿中”

皇上一拍手,道:“宣——”

得到示意后,殿中女官便去将安置在偏殿中传闻中的三胞胎儿陆陆续续抱了进来。

戚家这三胞胎初诞生之际,便在整个京城热议了,待后来戚修凯旋而归后,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谬赞,甚至一度夸张到说那戚修之所以能够打赢胜仗都是因为这三个孩子庇护。

毕竟,这大俞开朝历代以来,还是打头一回瞧见有人生了三胞胎,是以才这般引人热议。

大殿上人口众多,里头装饰繁多,金碧辉煌,几个小的镇日被人围观惯了的,一点都不怕生,不哭又不闹。

大抵觉得这地儿无比新奇,纷纷探着圆溜溜的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小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儿,这会儿齐齐换上了一模一样的锦鲤大红袄儿,大红色的圆帽儿,大红色的锦鲤嘴儿鞋儿,脖颈上,手腕上挂着亮晶晶的璎珞项圈及护身符,胖乎乎的小胳膊一晃一晃的,身上的小铃铛叮当作响,瞧着委实软糯可爱的紧。

将要路过秦玉楼身边时,只远远的瞧见了她,这下可好,不得了了,一个个激动得犹如那猪圈里嗷嗷待哺的小猪仔似的,激动得又是蹬腿,又是晃胳膊晃小脑袋瓜子的,一张张小胖脸胀得通红,在场瞧得所有人心都随着化了,随即纷纷眼都热了、红了。

秦玉楼远远立在原地,没得准许,一时上前也不是,立在原地也不是,脸也随着胀得通红,心里头不由愤愤想着,这帮小兔崽子们也忒没出息了些,日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至于这般激动吗?

太后远远地瞧着便已乐呵得不行,吩咐女官将几个小的抱近了些瞧着,老人家本就喜欢孩子,太后也不例外,尤其这三小只完美的继承了秦玉楼的美貌与讨喜性儿,想当年秦玉楼小时候便是众人手心里的宝,但凡瞧见过的,没有不夸着赞着,人人见了只恨不得凑上去咬上一口才好,此番三个“小玉楼”活灵活现的卖萌讨趣儿,那讨喜程度自然不必多说。

于是,戚家这几个小的像是些个耍猴把戏的似的,在这大俞的宫宴上被人好似围观了一遭,待围观完了之后,整个大殿里的气氛变得无比的温馨喜乐,大抵是瞧着这样一番喜乐洋洋的氛围,圣上深表欣慰,逮着秦玉楼夸赞了一番后,目光往下首席位上瞅了一眼,忽而宣道:“唔,戚秦氏性娴礼教,益修妇德,其一连产三子,此举令人惊之叹之敬之,乃为妇之表率,此表实属大俞之奇闻,望大俞后代以此为善祥,故此番朕特册封其为二品诰命夫人,赐母族封号!母后,您觉得如何?”

一直待宫宴散去后,将所有羡慕、嫉妒的目光隔绝在了自家马上帘子外头后,秦玉楼这才后知后觉的将紧握在手心里头的诰命书轻手轻脚的打开,一字一句反反复复的瞧着上头的夸赞及恩赐,良久,依然觉得有几分不大真实的感觉。

“夫君,我今儿个打头一回知晓,原来这会生竟还有这般好处?”秦玉楼愣头愣脑的说道。

戚修见妻子抱着诰命书不撒手,一脸欣喜的模样,嘴角微微扬着“唔”了一声。

“不对”想了片刻,秦玉楼忽然回过神来道:“这诰命书早早便已准备好了,陛下应当不是临时起意”

她起初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还以为是他们娘四个表现好,甚得皇上、太后欢心,凭着他们娘四个的魅力才得以讨得这满门荣耀,可细细想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诰命书早早便已备好了,分明不是临时起意。

且瞧着丈夫那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好似早早便已预料到了似的。

“夫君快快如实招来,你是不是早早便知晓什么”秦玉楼小心翼翼的护着诰命书,一把扑到戚修怀里,捏着他的下巴,眯眼质问着。

马车有些不稳,戚修生怕摔着她,忙伸手搂着,对着妻子那一双刨根究底的双眼,戚修微微蹙眉,半晌,只无奈的低声回着:“确定不是为夫替夫人争来的诰命,是夫人厉害,自己得来的!”

原来是他替她

早该猜到的。

一路上,秦玉楼都静静的搂着戚修的腰,丈夫虽是个木头呆子,但他却总会以他的方式令她感动着,偏生每每她都吃这一套。

都老夫老妻了,感动的话语无须多言,他们心意早已彼此相通。

马车缓缓的驶向宣武大街,快要回府了,秦玉楼还懒懒的不想动弹,戚修见状,掀开帘子往外头瞧了一眼,沉思片刻,忽而低声道:“今日乃上元节,外头热闹得紧,为夫带夫人去逛逛”

“真的吗?”秦玉楼听罢,立马来了兴致,要知道入京两年,除了寻常外出参宴、去逛寺庙外出以外,她几乎无甚几乎出门,更别提外出游玩了,说话夸张些的,这诺大的紫禁城,连东南西北她怕是都分不清。

她历来是个懒惰之人,并不如何贪玩,只到底这机会难得,如何能不令人为之欣喜激动。

只是——

“瞧瞧这时辰,外头庙会怕是都要散了罢”秦玉楼皱了皱鼻子道。

“无妨,为夫带夫人去一个地方——”

戚修吩咐将孩子们送回府,二人过家门而不入,直接命下人去做一应准备,在马车里,戚修亲手替她披了厚厚的斗篷,将她整个裹得严严实实的。

秦玉楼心生好奇,追问他要去哪里,他竟然将嘴抿得紧紧的,竟然还买起了关子。

马车经过热闹的大街、集市,因时日不早了,庙会等等活动皆已结束了,只街上仍残留着一丝热闹过的气息,马车使了很久,竟然来到了城门处,出城后,弃了马车,竟一把将她扶上了他的坐骑,戚修将秦玉楼整个裹在了他厚实的大毡里,汗血宝马先是缓缓迈步,不多时戚修双腿夹紧马腹,马儿便在空无一人的官道上策马奔腾了起来。

约莫行驶了半个时辰后,戚修渐渐的放缓了行驶速度,又行了片刻,戚修轻轻松开了她,将他的大毡打开,又将她身上的斗篷缓缓揭开,他翻身下马,牵着马绳缓缓而行,来到了一处山坡上。

秦玉楼热得除了一身热汗,紧紧的扶着马鞍大口大口的喘息,她从未曾如此筋疲力尽过,却奇怪的竟有些畅快淋漓的感觉。

待稍稍喘息一阵后,见马儿停了下来,一抬眼,只见他们正处在一片陡峭的小山丘上,放望去,四周皆乃是一片绵延无尽的草地,如此静谧如斯,头顶上挂着一汪碗口似的圆月,月光倾洒在大地上,洒在他们两人身上,烘托出一片宁静的夜。

世界如此宁静,除了他们俩的喘息声,静得天地间好似只剩下他们二人,除了他与她,在无其他存在。

而远处,一大片星星光点一闪一闪,好似天上的繁星都坠入了人间。

秦玉楼坐在马背上,戚修牵着马绳安静的守护在她身侧。

天地之大,唯有彼此。

秦玉楼心底一片震撼,久久无法平复,从来不知,郊外的夜色竟如此之美,美到心旷神怡,令人恍惚,连呼吸都放得极轻,唯恐惊扰这片浩瀚空灵的世界。

“好美啊,夫君,那是哪里”

良久,良久,秦玉楼终于忍不住指着远处那一片摧残星光问着。

戚修伸手去拉她的手,抬眼看着她,道:“那里便是骁骑营的驻扎地”

秦玉楼惊呼:“这里便是夫君的军营”

戚修低低的“嗯”了一声。

原来这里便是丈夫每日前来当值的地方。

见丈夫久久未曾言语,秦玉楼微微低头,便见戚修一脸认真的凝视着前方,眼中带着某种坚定不移的神色,秦玉楼双目微闪,忽而有股子狂热的热流上涌,顷刻间,便觉得此处在她心间变得不同寻常了起来。

片刻后,秦玉楼挣扎着要下马。

“草地上沾了露水”戚修不让她下马,自个翻身上马,坐在她身后,伸手揽着她,秦玉楼躺在他结实的胸膛里,二人紧紧相拥,难得都没有说话,均静静的用心享用着这片天地带来的震撼与宁静,这一刻,心前所未有的安宁。

夜色渐浓,浓成了一副天地共舞的画卷,偶有轻风略过,吹乱了二人的发,两人的长发相交,纠缠在了一处。

“夫君,很喜欢那里吗”秦玉楼忽而指着前头那片星星点点的地方,那里是他的军营,是他安身立命之所。

戚修怕她冷,将身上的大毡脱下裹在她身上,良久,方低声回着:“以前喜欢,现如今是敬畏,这里是京城,是大俞的命脉”

亦成了他的责任。

同时也是他为之骄傲自豪的地方。

所以,将她带到了这里,分享着他的喜悦与骄傲。

秦玉楼能够从丈夫的话语里感受到那股子意气风华,壮志凌云,这样的戚修,永远唯有她一个人能够瞧见,秦玉楼有些得意,有些欣慰,也有些感动。

夫妻二人在这片广阔无垠的山坡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聊着,大抵皆是秦玉楼起的头,她一问,他便一答,有时便是长久的沉默,也并不觉得尴尬,这一刻,只与夜色共眠。

最后,秦玉楼忍不住问了长久以来一直压在心里头的一个问题,“夫君可以与楼儿说说小时候的事儿吗?”

不论她问什么他都直言不讳,可唯独这一茬,深藏在心里许久,一直没有勇气,也不忍心问出口。

大抵是觉得这一夜,两人的心前所未有的靠近,她想要踏入丈夫心底最深处,去抚慰他、去拥抱他,去舔舐他。

时间仿佛静止了,仿似过了许久,却又仿佛不过眨眼之间,戚修忽而缓缓开口道:“母亲打小对我不喜,记忆中很少对我笑,也从未抱过我,我时常调皮捣蛋,想要以此博得她的关注,可是直到有一次发现她瞧我的眼神中仿佛带着一丝厌恶”

戚修的声音很低,却无比的平静:“小时候不懂,后来渐渐长大后才知晓,原来母亲当年怀我时,父亲纳了一房通房,父亲待其十分宠爱”

“再后来,戚家遭遇变故,几经败落,二叔去世,父亲失了双腿从此一蹶不振,母亲便镇日衣不解带的围在父亲身侧悉心照料,我时常一连半月都见不到她人影,彼时祖父祖母一夜白头,无暇顾及府中之事儿,而二房败落,三房三叔又尚且年轻,府里开始乱作一团,一些个胆大的刁奴便开始趁机作乱,胆大欺主,等到发现之际,已险些去了半条命,还是姨母发觉的,求着祖母将我带回荣国公府养了大半年”

说到这里,戚修停顿了片刻,忽而继续淡淡道着:“姨母自幼便疼爱我,十三岁那年”

语气平静得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事儿。

顿了顿,待还要说下去,秦玉楼忽而红着眼伸手一把遮住了他的唇。

后面的她都知道了,他读书俨然将要读傻了,亦是姨母将他领出了戚家。

心里有些疼。

秦玉楼噼里啪啦的流着眼泪。

他低头默默的擦着。

秦玉楼心里头有些堵得慌,抬眼细细注视着丈夫的眉眼,回想着一路走来,丈夫的清冷、生涩,他的不善言辞与呆笨迂腐,以前是充满了嫌弃,可现如今心里头却只有满腔的酸涩与怜惜,觉得有千言万语,此刻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秦玉楼忽而捧着戚修的脸,正色道:“夫君,以后楼儿与孩子们疼爱你”

月色当头,四周倾洒了一片银色,戚修双眼中亮晶晶的,半晌,戚修只正色回着:“好!”

“夫君”忽而,秦玉楼低低的唤着。

“嗯”戚修低低的应着。

“夫君”秦玉楼再次唤着。

“嗯”戚修再次应着。

“夫君”秦玉楼不停的唤着。

“嗯”戚修不停的应着。

秦玉楼嘴角微微翘起,捧着丈夫的脸细细的吻了上去。

世界之大,在这一方天地间,两颗心亲密的交融到了一处,一直到永远。

正文终

2017/11/29

姀锡

《秦夫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美妙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美妙小说网!

喜欢秦夫人请大家收藏:(m.meimi.cc)秦夫人美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逆天神组 末世之怼人成神 悠闲小木匠 兴风作浪在三国 不装了我有钞能力 最后两千块 步步逼婚:恶魔首席求放过 洪荒封神 一定要恢复女儿身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三国之天下无双 麒麟儿 男人三十 武侠世界里的大佬 善终 偶像直播秀 贤者向往安逸生活 我对钱没有兴趣 洪荒之三界至尊 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
经典收藏 崔大人驾到 蛇蝎毒妃计中计 小小娇妻驯将军 豪门重生手记 穿越之农家子 清穿七阿哥日常 贵妃她一心只想种田 秦夫人 诛砂 永夜 重生之小侍妾 娇华 大唐晋阳公主 [红楼]权臣之妻 清初情缘 神赌狂后 丑妇 御宠世子妃 忽如一夜病娇来 重生空间守则
最近更新 荣宁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酒名千愁醉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我在古代搞科技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家有悍妻怎么破 妃凰九重曦 锦乡里 嫁偶天成 凰妃之一品嫡香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绝色女帝谋士无双 姜六娘发家日常 大月谣 农门长姐有空间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女商(大清药丸) 种植女仙在古代
秦夫人 姀锡 - 秦夫人txt下载 - 秦夫人最新章节 - 秦夫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